歡迎訪問大事記歷史網!

江蘇挖出一座古墓,或解開范蠡命運之謎,學者感慨:現實太殘酷

時間:06-12編輯:轉載


原標題:江蘇挖出一座古墓,或解開范蠡命運之謎,學者感慨:現實太殘酷

司馬遷在《史記》中記載,范蠡幫助勾踐滅吳之后,就很神話的乘一葉扁舟去了齊國,給文種留了一封信,勸告“飛鳥盡,良弓藏;狡兔死,走狗烹”,越王勾踐能夠共患難,卻不能共富貴,所以你也和我一樣,趕快離開勾踐吧。

此后,范蠡泛舟江湖,成為一代巨富,又被稱為“陶朱公”,三次散財三次聚財,留下了千古美談。從范蠡身上,可以看到瀟灑、睿智、豪邁的人生,最終的結局非常完美。

然而,對于范蠡的命運,歷史上卻有很多質疑,其中最典型的是唐朝史學家司馬貞、現代國學大師錢穆等,經過嚴謹的考證,認為陶朱公是戰國中后期人士,范蠡和陶朱公不在一個時代。顯然,范蠡命運又變得撲朔迷離了。

既然如此,范蠡真實命運如何?江蘇挖出一座古墓,或解開范蠡命運之謎,有學者在研究這座古墓之后感慨:現實太殘酷,勾踐很毒辣!

2003年,在無錫鴻山鎮開發區的一些土墩中,考古專家發現了7座春秋戰國古墓。按照古墓形狀來看,應該是一個家族墓地,其中丘承墩的古墓最大、級別最高,應該是族長之墓。

起初,專家以為是普通家族墓地,但挖掘之后卻震驚了,原因很簡單:這是非常罕見的越國古墓,而且墓葬級別非常高,其中一座等同于諸侯王;古墓未遭盜掘,保存完好,出土了眾多精美的越國文物!

在最大的一座古墓中,第一次出土成組成套的越國青瓷禮器和樂器,其中樂器500余件,其數量和品類都堪稱我國音樂史上的空前發現,遠遠超過曾侯乙墓。

更為驚人的是,最大的古墓中,還發現了迄今最早的成熟青瓷器和琉璃釉陶器,將我國成熟青瓷出現的年代向前推了600年左右。

此外,墓主生前佩帶的是“五璜佩”,而埋葬時又使用了玉覆面,以及其他眾多高級別的貴族玉器,顯示出和與春秋戰國諸侯相當的墓葬規格。

總之,如此之多、級別驚人的隨葬品,讓考古專家得出一個基本結論:最大的這一座古墓,主人身份等同于諸侯王!

其實,想要確定鴻山墓群的主人,關鍵就在于丘承墩古墓的主人。那么,主人究竟是誰呢?學者根據出土的情況,以及史料上的記載,推測墓主人可能就是范蠡!然而,范蠡在越國只是一個大夫(這一職位僅次于諸侯王),還達不到諸侯王的級別,為何考古專家認為丘承墩的古墓可能是范蠡的?

第一,勾踐滅吳之后,橫兵于江淮,號稱霸王,相當于自認為和周天子一個級別。《吳越春秋》中,范蠡曾對勾踐說:昔吳之稱王,僭天子之號……今君遂僭號不歸,恐天變復見。因為勾踐級別提升了,所以范蠡級別自然水漲船高,所以墓葬等級才能與中原的諸侯相當。

雖然鴻山墓群中沒有發現文字,但由于墓葬時代和勾踐、范蠡時間接近,所以在對勾踐手下五個大夫排除之后,專家推測這可能是范蠡之墓,其他6座是范蠡家族的墓葬。

第二,參考文種的命運。勾踐滅了吳國之后,賜死了文種,隨后卻又對文種厚葬。《吳越春秋》中記載,“葬種于國之西山,樓船之卒三千,造鼎足之羨”。因此,范蠡死后(包括勾踐殺了范蠡),勾踐也可能給予高級別的厚葬。

當然,由于鴻山墓群中沒有文字記載,所以以上只是專家推測。不過,史書上的一些記載,卻可能印證了這一結論。

勾踐有沒有可能殺范蠡?實際上,這種可能性非常大!

史書記載上看,勾踐滅吳之后,越國高官人心惶惶,除石買、疇無余、謳陽之外,皆應死于滅吳之后。顯然,勾踐對功臣有過大清洗,在很多史書上都有記載,范蠡或許也在其中。

在其他一些史書中,也有隱晦的記載。《呂氏春秋·離謂》又云:“范蠡、子胥以此流”,透露出的信息是范蠡和伍子胥命運一樣。

其實,范蠡該死的理由還有一條:范蠡和文種一樣,都是楚國人。當年,楚國和越國一樣,都與吳國有仇,范蠡和文種可能就是楚國派到越國的參謀,幫助越國對付吳國。當越國滅掉吳國之后,覺得越國可以稱霸,自然要清洗熟悉越國情報的楚國派系。

史書記載,范蠡和文種是懷才不遇才去了楚國,但這種大才都去偏僻的越國,不讓人奇怪嗎?而且,不是失敗之后的越國,而是失敗之前的越國,當時勾踐算是如日中天,也沒有理由要禮賢下士,怎么看文種和范蠡去越國都是懷有目的。

既然勾踐可能殺死范蠡,那么范蠡怎么死的呢?秦漢之交的賈誼,在《新書·耳痹》中記載讓人不寒而栗:“事濟功成,范蠡負石而蹈五湖,大夫種系領謝室,渠如處車裂回泉”。勾踐滅了吳國之后,將范蠡捆在石頭上,投到五湖(即太湖)中淹死。題外話,史書中也提及“西施之沉”,因此可能范蠡和西施一個命運,最終被編造出雙雙泛舟江湖。

聯系到鴻山墓群的情況,不難讓人產生這樣一個聯系:越國滅掉吳國之后,勾踐殺死范蠡,很可能就是將他沉入江底,但此后又給予諸侯王的厚葬。

因此,如果這一說法成立,所謂的范蠡乘一葉扁舟離開,泛舟江湖之上等傳說,要么是勾踐編造的謊言,要么是后人美好的想象,真實情況是范蠡被勾踐清洗,而且是極為殘酷的沉于江底。返回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廣告

红警单机游戏下载